性格相近、爱好相投,一个是地产行业叱咤风云的商业大佬,一个是生物科技领域呼风唤雨的领军人物,他们的基友情剪不断、理还乱……

这几天,华大基因又一次受到财经媒体的高度关注,不过这一次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是因为华大被南京一家企业实名举报,指其大面积接触地方政府,忽悠地方官员,套骗国有资产,而且举报信中还涉及王石,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篇在互联网上被大量传播的举报信包含的信息量非常惊人,王石、骗地、房地产、抓人,每一个词都博人眼球,特别是因为提到了王石,更是引起大量热度,毕竟,王石这个名字在中国无论何时都自带流量。

那么,华大基因与王石有什么关系呢?华大基因与王石能联系在一起,不得不说的,是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与王石的关系。

热衷极限、说话犀利的董事长

说起王石,估计在国内是如雷贯耳、无人不知,而汪建的名字,可能很多人并不那么熟悉。

出生于五十年代的汪建,学医出身,毕业于湖南医科大学(今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后来又进入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之后再留学美国,在华盛顿大学从事细胞分化与增殖相关性研究。

1994年,汪建从美国回到国内,创建了北京BGII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正式进军国内生物科技行业。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除了科学家的身份,又增加了商人的角色。

而华大基因,这家后来在国内生物科技行业独领风骚的企业,是汪建和曾经同在华盛顿大学从事细胞研究的三位留学生共同创办的。1999年7月,华大基因诞生。

也就在那一年,华大基因干了一件大事。1999年9月,在伦敦召开的人类基因组第五次会议上,在没有中国政府授权的情况下,华大基因“擅自”宣布代表中国承接人类基因组计划1%的任务,并于2000年圆满完成了测序任务。

这甚至成为了中华世纪坛300米长廊雕刻的7000条历史事件之一,汪建也曾不无自豪地对媒体说过,最后一条(中国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是俺哥们儿几个干的。

2017年7月14日,华大基因以13.6元的发行价上市,然后在短短4个月时间股价一路狂飙最高冲至261.99元,相较于发行价股价涨幅超19倍,市值突破千亿元,位居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市值前三,也因此华大被称为“基因界腾讯”,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而作为华大基因的创始人,自然也被媒体的闪光灯聚焦。在人们传统印象中,搞科研的人一般都是刻板、严谨的,但汪建却不是这样的,他的个性喜欢挑战,热爱冒险。他喜欢登山、滑雪、风帆,热爱挑战各种极限。

见过汪建的人都对他印象深刻,他好像不能平平淡淡地说话,没有一句话跟你好好说,生动、犀利、不饶人,很像射雕里的黄老邪。

曾有记者问过华大是否会引入资本,汪建不屑地揶揄:“资本都是善意的,还流着眼泪。”2018年,他在出席贵阳数博会论坛时称,公司员工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并要求员工活到100岁。为此还制定了三项规定,包括不能坐电梯等。他坚信自己能活120岁,还为自己做了一块刻着“汪建(1954-2074)”字样的黑色墓碑放在办公桌上。

这样一位特立独行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创始人,也成为华大基因自带热度的话题,频繁成为媒体议论的焦点。

始于头衔、陷于兴趣、忠于人品的基友情

王石喜欢登山,这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情。而汪建其实也是一个喜欢登山运动的人,共同的爱好拉开了两人关系的序幕。

根据王石的描述,两人其实很早就认识了。那还是在2003年10月,在一次京郊登山活动中,他认识了汪建。当时王石并不清楚汪建是干什么的,但听说他是分子生物学的科学家,因为对科学家怀有敬意,所以对汪建格外留意。

也许是因为汪建人格上非常接近王石,脱离世俗,还有点个人主义,同时都带有五十年代那批人特有的英雄主义,认识之后,性格相同让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

滑雪、帆船和登珠峰,是他们都喜欢的三项运动。果然有钱人玩的都是烧钱的活动啊!他们经常一同相约滑雪,王石有一次说过,“两个人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这也算是当事人对这份基友情的盖章认定。

极限运动危险很大,毫不夸张地说,是拿命在玩。因此,一起从事极限运动的人,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过命”的交情。

2007年,王石和汪建一起徒步穿越罗布泊。计划5月1号进入罗布泊,结果进去第一天就遇到49度高温,远远高于预期,王石严重中暑,差一点没出来。

还有一年,他们一起登厄尔布鲁斯,汪建是最后一批登山的队员,但上去之后他开始呕吐、反映强烈,只好下撤。下撤路上被王石发现,走了一段路汪建就蹲下来不走了。要知道登高海拔山峰的过程中,蹲下来不想走了那是极度危险的事,很有可能一停下来就再也走不动了,于是王石硬把他撑起来拖着走,总算下撤到安全高度。

“成功的爷们就应该互相敬重,互相信任,互相支持,互相进步,互相不服气,这就是爷们之间的这种关系,从汪建身上体现的就是这样。”这是王石对汪建的“深情表白”。

2010年5月,两人又一起登山,56岁的汪建与王石等队友从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刷新了国内登顶珠峰“最年长团队”纪录。当年上海正在举办世博会,他们带着上海世博会的旗帜上了珠峰。

除了登山结下的不解之缘,甚至王石去哈佛读书也与汪建有关。当初有记者问汪建为什么佩服王石,结果汪建反问:“我为什么要佩服他呢?”这一反问,让记者愣了,难道大家对汪建和王石的关系有什么误解?汪建当时是这样说的:“他是著名企业家,我也是。他登上珠峰,我也上去了。我是科学家,他是吗?”听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这是一对好基友间的互怼,不过,为了不输给汪建,王石“不服气”地开始了游学路。

性格相近、爱好相投,一个是地产行业叱咤风云的商业大佬,一个是生物科技呼风唤雨的领军人物,他们的基友情颇有些惺惺相惜,有关他们关系的传闻也一直被媒体津津乐道。

去年11月16日的第八届财新峰会上,在谈到企业家与政府的关系时,王石曾说道,自己在深圳要请深圳书记、市长,可能要通过华大的董事长。别人说你不能约吗?当然能约,但是约的时间都是一个月、两个月之后,但是华大的老板,人家就有这个关系,跟书记直接通电话就可以了。

甚至,王石女友田朴珺的投资也与汪建有关。田朴珺投资大健康产业,她投资的公司控股了深圳市圣朴骏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巧合华大基因也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曾有记者在采访时问到此事,汪建的回答是,“小田(田朴珺)的事是很早以前的。她当时要做皮肤保养的事情,要我们做一点技术支撑,我就同意了”。

看来这两位商业大佬之间,除了跑山、滑雪、赛帆船、谈人生理想之外,无论是商业上还是私交上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剪不断,理还乱的商业关系

华大和万科的总部都在深圳盐田,且距离很近,不到2公里。作为汪建多年好基友,在华大基因发展的历程中,王石的影响一直都或多或少存在着。

2016年,华大在上市之前,曾经出现高管离职事件,当时华大的一批中坚力量离职,在业界引发不小的震动。

有记者曾发文称,到华大采访感觉这家机构的氛围更像个大学,而不是一家商业公司,记者甚至曾在采访过程中遇到下属当着外人的面质疑自己的老板,这是在任何一个成熟的商业机构里都不会出现的情况。由此也可以看出,尽管华大虽然在企业发展方面发展迅速、成绩不错,但当时的华大确实在管理和组织上的短板非常明显。

在某次接受采访时,汪建也承认了:华大在日常管理、商业发展、社会能力上有欠缺。说白了,汪建是个典型的科学家,但是商业世界的规则与科学研究不同,用科学家的思维很难长袖善舞。

所幸的是,汪建还有商界大佬王石这样的朋友,给他在商业上提供了很多参谋。

王石本人是个对科技非常热爱的人,所以在他和汪建认识之初,会因为汪建的科学家头衔对其格外留意。他也曾说过,他很遗憾的是没有把万科做成一家在房地产建造技术上有所突破的公司。所以,遇到一家在基因技术上独领风骚的企业,其实是很合王石胃口的,也正因此,王石出任华大基因独立董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年报显示,王石任华大独董期间,领了将近15万的薪水,对王石这种大佬来说,不多。

2017年6月,就有媒体报道称王石可能出任远大集团、华大基因联席董事长。不过,王石随后在就否认了这一消息,并说全是“捕风捉影”。

而到了今年1月19日,华大基因公告称,王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

根据中国证监会出台的《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在直接或间接持有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5%以上的股东单位或者在上市公司前五名股东单位任职的人员不得担任独立董事。华大基因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华大控股直接持有华大基因 41.33%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王石如果想顺利出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需要首先解除其在上市公司华大基因的独立董事职位。

此前汪建在与《财约你》对话时也透露,辞去独立董事职务后的王石将出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汪建在访谈里表示,华大基因将取消王石独立董事的任职,为其出任华大控股董事长做好准备。

看来,王石是打算要更深入地介入华大的日常经营管理。而这次网上爆出的举报信,也直指王石:

尽管华大基因CEO尹烨已经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第一时间回应称,举报内容绝大多数是假的。但这更给广大群众想象的空间,难道有一小部分是真的?

不管举报是真是假,华大的股票却是应声暴跌,看来华大又要经历一次惊涛骇浪了。而汪建和王石,这对曾经数次并肩出生入死的好基友,这一次还能像以前一样有惊无险吗?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