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了创新。

联合创始人高婧用这样的口径,回应市场上铺面而来针对红芯浏览器的质疑,多少是很尴尬的。

毕竟这句话,同样也是舶来品。

三百多年前身处大不列颠,在物理学、数学、天文学等方面创下非凡成就的牛顿,曾对外表示,我之所以看得远,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牛顿想不到时间长河流淌至现在,距其万公里的中国,这句用来自谦的名言,竟然就这么被人拿来主义,用来回应造假、套用等一切。

就如同谷歌也始料未及,其chrome浏览器内核拿来包装包装、改改调调、炒作炒作,便会摇身一变成为在中国吸金无数、资本热捧的红芯浏览器。

拿来主义没什么问题。

小米等国内的手机厂商,不都是基于安卓系统进行的深度优化,360、搜狗等浏览器厂商,不也是基于IE内核、chrome内核而来的本地化产品。

问题就在于,陈本峰、高婧的红芯浏览器号称是自主研发,打破美国垄断,推出了除微软IE浏览器内核Trident、谷歌Chrome浏览器内核Blink、苹果Safari内核Webkit、火狐浏览器内核Gecko之外的世界第五颗也是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红芯Redcore的产品。

你看连周鸿祎、王小川这种浸淫浏览器技术十多年的天才大牛都没实现的事情,结果被陈本峰、高婧这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圈内小人物给突破了。

用脚指头想一想,就知道事有大蹊跷。

果不其然,红芯浏览器刚大摇大摆宣布拿到2.5亿C轮战略融资,结果就被技术宅们给光速扒出了原形。什么第五内核,什么自主研发,还不是套用了Chrome内核,只是包装一层爱国的外衣而已。

根据“小声比比”等自媒体对红芯浏览器解压发现,红芯浏览器最终会得到一个chrome文件,其版本号是49.1.2623.213,该版本正是Chrome最后一个支持XP系统的版本。

这就很打脸了。

这种事情,投机取巧的人其实没少干过。

2003年,在上海交通大学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的陈进从美国一家公司买回芯片,雇人将芯片表面的原有标志用砂纸磨掉,然后加上“汉芯”标志,通过运作欺骗成功,被鉴定为“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集成电路”,是“我国芯片技术研究获得的重大突破”,在当时骗取了无数的资金和荣誉。直到三年后,一个类似美国“水门”事件中“深喉”的人物,在清华大学水木清华BBS上,公开指责陈进教授发明“汉芯一号”造假,才最终揭破骗局,水落石出。

红芯浏览器被外界比作为“汉芯”造假事件,创始人陈本峰觉得比较冤枉。确实,“汉芯”只是把logo给抹掉再更换,也就在当年的背景下,才能隐瞒三年之久,放到现在,只怕分分秒秒就被火眼金睛的网友们给看出破绽。

红芯浏览器自然也是基于Chrome内核,做了一些东西的。陈本峰也表态,红芯浏览器不是要骗什么国家资金,我们没有拿过国家的钱。

国家的钱是钱,以伪自主研发忽悠来的投资人的钱,以及凭借“中国芯”拉拢来的客户的钱,就不是钱吗。

值得注意的是,红芯浏览器的官网下载链接,已经消失不见。要说不心虚,谁信。

人才啊

三个月前,红芯还不叫红芯,叫云适配,是一家企业移动化解决方案提供商,由陈本峰与高婧创办,红芯浏览器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陈本峰是莆田人,80后,名头有很多,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国际云安全联盟CSA专家委员、企业级HTML5产业联盟主席、HTML5国际标准制定者之一、微软总部IE浏览器核心研发。

本科读的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的电子工程系,2000年还在大二期间,据说就跟着导师做了个科研项目,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软件大赛并获得第一名,然后初创不久的科大讯飞就跟他招手:来吧,小伙子。

陈本峰

研究生是在香港科技大学读的,在学校的一项研究据说也获得了美国的技术专利。毕业后去了微软,加入了IE浏览器核心研发团队,参与研发了全球首个GPU硬件加速的HTML5渲染引擎,还参与发布了IE8、IE9、IE10等。

在云适配此前的官网中,陈本峰还被形容为IE404页面的缔造者,“为微软省了2.97亿”,还陆续获得微软最有价值荣誉专家、微软最佳产品贡献奖等等。对了,在创办云适配期间,陈本峰还获得了“史上最胆大包天”奖。

从官网的简历来看,陈本峰不仅是少年天下,更是技术大牛。

高婧的简历同样豪华,官网上是如此介绍的,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及哈佛大学,曾将美国知名创业培训孵化平台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创业领导力培训计划)引入中国,成立了SLP香港分部并担任创始主席。高婧还是哈佛中国论坛组织者之一,致力于将哈佛的商业智慧与最前沿的互联网技术相结合,打造下一代科技创新管理理念,因此上榜《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并获得了“亚洲品牌十大创新女性”等等。

高婧

据说高婧在香港读书的最后一年,认识了陈本峰,他们合作推出了一款免费App,这款2C产品类似于香港版的今日头条,半年多时间就冲到了香港新闻类App第一名。

可就是这样华丽的高管履历,再加上很成功的合作经验,二人在2012年创办云适配之后,直到今年5月份将公司更名为红芯,期间却一直未有出头机会。

实际上履历也有夸大成分。按照陈本峰的说法,他在2000年的时候加入科大讯飞,成为创始成员,三年后因读研离开。不过科大讯飞今天就回应称,陈本峰并非是其创始团队成员,只是实习过。

加入自然是不等同于实习的。

说到底,二人创业至今最正确的选择,可能就是将公司品牌升级为红芯。

投个机

中兴通讯是在今年4月16日被制裁的,等到五一放假后,陈本峰与高婧便将公司名字换成了红芯Redcore。

不由得感叹,创业公司在投机方面的执行力。

Red不用多言,中国红,Core就是内核,结合起来,中国芯、中国的浏览器内核,意义很是赤裸裸。

此后红芯的宣传上,更是直白,要做一颗颠覆传统安全的“中国芯”,产品也是“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

公司官网更是强调,其红心内核“打破美国垄断”,并与Chrome等浏览器对比,强调引入智能身份验证引擎等安全功能。

再到日前宣布融资时,给出的“不止国产可控,更是自主创新。”

当然现在看来,这都成为了技术宅乐此不疲打假的证据。

回到宣布品牌升级的那天,陈本峰强调说,改名升级绝不是我们干不下去了,而是中兴事件再次敲响了警钟。

他侃侃而谈,开源并不代表技术可控,上千万行的代码里面有没有安全漏洞?这说不清楚的。而目前中国是没有自己的浏览器内核技术的,很多国产的浏览器,像360、搜狗等用的都是国外的浏览器内核。这样,内核、入口掌握在别人手里,安全就无法得到保证。而红芯目标是要做第五个世界级的浏览器内核,只有自己掌握了浏览器内核技术,才能真正做到云安全。

道理是这个道理。

就如同中兴芯片受制爆发后,一堆企业高调表态,要做自主芯片研发,加码投资一样,敲响警钟的同时,也给出了最佳的投机机会。

并且搭载号称“中国芯”的红芯浏览器并不是公司的唯一业务。红芯主要卖的还有一套“红芯隐盾”,浏览器是其中一个重要部件。简单来说,“红芯隐盾”主打安全上网。参考价格:360元/人/年 + 管理后台30万/每台 + 网关15万/每台。

根据红芯新闻稿显示,2018年,对红芯来说是浓墨重彩的一年:原“云适配”品牌正式更名为“红芯”、浏览器核心技术得到政府支持及企业市场认可。据红芯介绍,其浏览器客户包括国务院、国资委、中车集团、中远海运、国家电网、比亚迪、海信、中粮可口可乐、深圳能源和金融街等。

更名之后,高婧很是信心满满。

她给红芯打了针鸡血,未来,红芯的目标是“让每个中国人,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红芯”。

目标很远大,只是那些以为打开的是自主研发、国产内核、打破老美垄断的红芯浏览器的中国人,实际上剥掉外衣,打开的还是老美的Chrom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