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最有话语权的两个人,道歉了。

这是在巨大舆论压力之下的应对。命案曝光的一刻起,汹涌的讨伐涌向了滴滴。

在柳青为数不多的微博里面,最近的更新是在5月16日对空姐遇害案后,滴滴发布顺风车整改的公告。微博评论区里,来者不善,评论者不啻以最大的恶意问候柳青。

事实上,道歉也显得不够诚意。一封打印体的公开道歉书,联合署名,连个手写体的签名都没有,更甚者,直至今日,柳青和程维都未公开现身。

傲慢、无奈、辩白,这是滴滴迟来的道歉,给公众的第一印象。

01

非常时刻。

公众对柳青有多怨念,柳青的圈子中人对她就有多心疼。

局外|1300万阅读的“卸载滴滴”,让程维柳青跌落神坛

有微博用户爆料称:在湖畔大学的一个微信群里,柳青的湖畔同学对她表示了支持。有人在群里说:刚看了滴滴的道歉信,心疼@柳青,请加油,会越来约好的!滴滴仍然是出行首选……

跟评的众人则是清一色的“柳青,加油。”

只是发了一封道歉信,不知那位直叫心疼的老兄,有什么好心疼的?

舆论的巨大分野,在柳青这个富二代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3个月前,一位中国商界教父创办的企业,遭遇舆论风波,教父不仅发表了上纲上线的公开信,短短两天时间,就获得了包括就有包括马云、李彦宏、史玉柱、周鸿祎、刘永好等在内上百位企业家表态支持。

这个教父,正是柳青的父亲,柳传志。

湖畔大学的朋友圈发声力挺,和百名企业家支持教父的方式颇有相似之处。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

02

两起命案,“卸载滴滴”的呼声越来越高。

局外|1300万阅读的“卸载滴滴”,让程维柳青跌落神坛

在微博,由新媒体虎嗅发起的“卸载滴滴”超话,截至8月29日,已经获得1336万的阅读,超过5000条讨论。

虎嗅更是发博称:不让一些公司与经营者痛到叫,他们始终会增长与资本优先而不是安全优先。

对柳青,也是颇有微词:不说程维,柳青作为放大滴滴价值观与形象感性那一面的icon,在前几次出事后似乎从没公开正面反思与道歉,让人失望。老柳是不会这样的。究竟不如父。

局外|1300万阅读的“卸载滴滴”,让程维柳青跌落神坛

统计APP下载数据的APP Annie也显示,在所有类别的APP下载排名中,8月26日之后,滴滴出行的排名迅猛下跌,由11位跌至37位;在旅行类APP中,滴滴由第一名滑落至第四名,最近3个月首次跌出前三名。

滴滴确实激起了公众的怒火,也让柳青和程维跌落创业的神坛。

在公众中,柳青不常露面。但投行出身的专业人士,对财务数字的控制,可谓算计到极致。

据《财经》报道,柳青当时管理客服运营的标准只有四个字——压缩成本。从服务体系到内部流程理念,将客服外包的滴滴,把供应商身上的忍耐压榨到极致。

程维则在另外的场合强调:现在的涨价是让乘客还前两年补贴的债。

说到底,滴滴只是资本工具。

03

借助于资本,滴滴自2014年起狂飙突进,先后合并快的、优步中国,成为出行领域最大的市场份额占有者。2016年8月,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商务部对此进行反垄断调查,约谈滴滴出行。

8月27日,第一财经报道,一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知情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并未获得该案进展的通知。曾担任滴滴公司反垄断律师的韩亮也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由于已经不再负责此案,对本案进展并不知情,发生的具体情况不便评论。

融资、游说、公关,凭借巨大的资源,滴滴也入选了“大而不好惹”类型的互联网公司。

8月28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在广东民声热线接受媒体问政时表示,滴滴一直拒绝数据接入接受监管,交通执法一度无法有效针对。

局外|1300万阅读的“卸载滴滴”,让程维柳青跌落神坛
局外|1300万阅读的“卸载滴滴”,让程维柳青跌落神坛

也正是在广东,有滴滴用户爆料称:滴滴专车司机为躲开警察检查,在广州市中心以130的速度狂奔,该用户打了20分钟的滴滴专车VIP客服专线,电话始终无人接通。

乐清事件后,滴滴出行发布公告称:承诺在其平台上发生的刑事案件提供3倍于法定人身伤害的标准进行赔偿。

“死了赔三倍”,资本的傲慢展露无遗。而这,或许也是湖畔大学一群人支持柳青的所在:相近的利益攫取方式,正在造就一批价值观相似的新贵阶层。

是善的,是恶的,在资本面前,都将现出本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