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座男”事件刚过去不久,“霸座女”再次接龙。虽然,过程上有些许不同,但“不堪的吃相”背后,反映出来的却是同样的问题:“不讲道理”。我们暂且不论他(她)们有违多少道德观念,就从公共环境下的个人守则角度,他(她)们已经完全超限。

就事论事,“霸座”或许不会有“致命的影响”。但是,“霸座”却在一定程度上,在“破坏”公共秩序中“潜在的共识”。说到底,所有的“规则”都是为更好的“服务大家”,而非更强的“约束个人”。

无论是“霸座男”还是“霸座女”,他(她)们在无理的过程中,都存在一定的“雄辩症”和“厚皮逻辑”。病根不在于“缺乏逻辑”,而在于“滥用逻辑”。这种情况下,如若与其“讲道理”,自然是难有结果,或是被他(她)们各种“羞辱”。

于此,在面对“霸座男”和“霸座女”这类人时,人们只能无奈的败退下来,以国人的逻辑就是:“明白人就不要和糊涂蛋争执了”。于是,“秉承”这种逻辑,变成“利用”这种逻辑,所以才会有“雄辩症”和“厚皮逻辑”的生存空间。

当然,在经历“霸座男”和“霸座女”这两起事件后。相信“公众的声讨”,会让执法者们“更为坚定”,也会让“公共秩序”有所好转。但是,就根本上的转变,着实需要长时间的“规则意识提升”和“讲理意识提升”才能彻底策动。

很多事情,不是他(她)们不懂,而是假装不懂,起码在“霸座逻辑”上,他(她)们知道“霸座”不该,但还是执意“要霸”,这着实值得深思。所以,就两起“霸座事件”,我们结合日常的规则意识,道德意识,讲道理的本质,对其进行一个彻底的抄检。

其一:我们为何会陷入“不讲道理”得天下的怪圈?

通常而言,文明意味着:“禁忌少,规则多”。但是,在一个“规则意识”羸弱的环境中,通常又会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不讲道理”得天下。在这种逻辑的延伸之处,其实我们也不陌生。

比如,多数人办事喜欢“找关系”,而不是依照规则去处理。这就导致,当“潜规则”横行时,“明规则”就已经成为虚设,紧接着“讲道理,按规则”就会成为“傻X逻辑”,于是“不讲道理得天下”成为一种显学,人们虽然嘴上不说,可行动的轨迹却总是如此,不免让人唏嘘。

而这种意识的孵化下,就很容易“催生”超越规则的行为。可与此同时,因人们潜意识中存在“不讲道理得天下”的谬论,对违反规则的事情,也只能以道德口径讨伐。可道德又是模糊的,羸弱的,就算发出惩治,也是“皮疼肉不痛”。于是,“不讲道理”得天下就成为一种怪论,在怪圈中来回打转。

其二:我们厌恶“霸座事件”,到底在“厌恶”什么?

表面来看,厌恶“霸座事件”,显然就是厌恶“不讲道理”,“不讲规则”。但深层次的去看,就会发现更为幽暗的一面。因为有一些人厌恶“不讲道理”,“不讲规则”,是因为自己没有穿越规则的能力,于是他(她)们才气势汹汹。

坦白讲,这种“厌恶”的基质里,比较虚伪。因为,本质上他(她)们并不拥护规则的存在。所谓的舆论声讨,喊打喊杀,也只是一种“羡慕嫉妒恨”,这种认知逻辑,尤其在“仇官”、“仇富”中比较明显。

于此,当发生“霸座事件”后,这类“厌恶情绪”中,就明显带有“幸亏不是我”的侥幸气质。说到底,他(她)们所谓的“厌恶”,就是一种单方面的“个体厌恶”,并没有提升到规则层面的高度,从本质上讲,境界还是“不到位”。

其三:乘务员面对“霸座者”为何会无可奈何?

在这两起“霸座事件”中,显然乘务员是无奈的。因为,讲道理“讲不通”,就代表“没法处理”。于是“霸座者”得逞,该怎样就怎样。但在这个过程中,“规则的壁垒”却已经失效。唯一仅存的也只是“舆论的监督”。

很多人说,既然“霸座者”违反规定,为何不当场拿下,以绝后患。实际上,这也有赖于“柔性执法”的魔咒。“霸座者”深知霸座行为“没多大影响”,乘务员不会把其“怎么样”,于是才敢“霸座”,要是知道“霸座”很严重,想必早已提起屁股走人。

说到底,我们的“执法力度”在一些场合下还是太温柔,所以才导致一些人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在国外丢人现眼。道德永远是模糊的,弹性十足的,只有规则才能保障秩序的正常运行,让人们在公共环境中更有尊严。所以,就“霸座者”而言,最好的方式就是给出“强规则”,并“强执行”,想必效果就会好很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