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发生以来

在广东医疗队接管的武汉汉口医院病区

每天上演生与死的对决

这是每个病人的噩梦

医生说:

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一个医生在喂病人喝水

病人说水太烫了

一会儿再喝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话音刚落不久

病人就去世了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突然的离别时不时出现

但大家都没有放弃

清洁工回家过年

物业经理上阵清理医疗垃圾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援助湖北的

广东省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师罗少华坦言

刚到医院的时候

这里的环境不容乐观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虽然风险很大

但罗医生说

“我们就要做点东西”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在这里

医护人员对所有人负责

一位病人家属因为儿子病情有所好转

在走廊跳起广场舞缓解腿肿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医生前来劝阻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一位儿科医生自从到了汉口医院

扮演起了多个角色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来了武汉的广东医生

一边哽咽一边说

“觉得我能为他们做的很少,

想要为他们做的更多。”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他们坚定地相信

疫情一定会被控制住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他们给了病人们的第二次生命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就像一位病人说的那样

“噩梦醒来是早晨”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广东医疗队医护人员

以誓必战胜病毒的勇气和魄力

决战汉口医院

正一步步逼近胜利的曙光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我喂她喝水她说太烫了,一会再喝,话音刚落人就没了”,“武汉人真的挺难的”

等疫情结束

我们要相互拥抱

那时候的阳光一定很美

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