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一个现象:神童,正扎堆出现。

热搜频出。

#神童少女日作诗2000首堪比打字速度#

#武汉两名小学生研究茶多酚抗肿瘤获奖#

#昆明小学生研究结直肠癌获奖全国奖项#

比起“现象”,或许用“异象”形容才更准确。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而这异像还在持续,且越发魔幻。

综艺《一站到底》,益智答题类节目。

前两期也来了位神童,何宜

年仅12岁,就完成诸多壮举:

1岁徒步暴走;

2岁攀登南京紫金山;

3岁在雪地裸跑;

4岁开帆船;

5岁开飞机;

6岁写自传;

7岁穿越罗布泊;

8岁考入南京大学。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主持人表情从开始听就很微妙。

将信将疑。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同台竞技的嘉宾,表情更值得一品。

从太震惊到憋不住笑,0.1秒。

她回过味来了,虽然乍听上去唬人。

但确定不是在逗我?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果然经不起细扒。

暴走不是我们以为的暴走,攀登不是我们以为的攀登,开飞机不是我们以为的开飞机,都是由父母一手操办。考入南京大学,也只是自考南京大学专科。

而他12岁的壮举用词更微妙,“准备同时攻读硕士和博士”

emm…准备。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所谓的开飞机

这出稍作细想便能识破的神童骗局难道真有人信?

网友印证。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骗局,就要假中有真,真中有假。

春秋笔法之下,只需将真无限放大,假的便也会有人信。

>>>>神童招牌

何宜德的人生壮举中,有件事未曾夸大:

“三岁在雪地裸跑”。

有段视频,3岁的何宜德全身仅穿一条短裤,站在雪地里。他带着哭腔哀求拿着摄像机的爸爸何烈胜“抱抱我”,但只得到回应“加油加油”。视频最后,他还在何烈胜要求下做了一个俯卧撑。

当年这事见了报,迅速引起热议。

何烈胜称这是“鹰式教育”,并获封“鹰爸”称号。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父子俩火了,随之展开的是一系列商业化运作。

何烈胜注册成立教育机构“鹰爸公学”,接收改造所谓的“问题学生”,每月学费超1万。许多家长慕名而来。

而何宜德,就是何烈胜的活招牌。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无独有偶,但凡顺着“神童”背后扒一扒,终点都一致:敛财。

另一位神童,岑怡诺。

“日均作诗2000首,速度堪比打字机器”,其父出来回应“没夸张”

一天不吃不喝,平均0.72秒作一首诗。

你信吗?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前面说了做局要“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她确实写过许多诗,随便拿一首来看,《能量》。

亘古方诞,赴万千年华,明月心,天地心,万物心,自然心,聚上神之能,众万物之量,凝芸芸之身心,完万千世间之所梦,岁月诠释,年月具根,解万物之本,成世人之万事,圣哉,盛也,安度芳华宁心就。

粗看,确有文采,略显高深;

细读,却没有逻辑,像辞藻堆砌而成。

不禁让人怀疑,这是否是由AI作诗软件生成……

举个例子,任意搜索一个作诗软件,输入“影探”二字。

仅需1ms,就能作一首像模像样的诗。

同样华丽,同样没逻辑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此外,她还出版过小说《雷霆战警》;是全球华人青少年领袖学习会创始人,以及各种品牌创始人。

这其中的水分,拧拧就能接一盆。

更醒目的,她曾“参加演讲比赛四次,获奖四次”

奖项主办方多次出现一个名字,“姬剑晶”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岑怡诺演讲一绝。

手势搭配语气,言辞浮夸;

眼泪搭配下跪,表演用力。

岑怡诺全然没有儿童的稚嫩,反而更像……

对,更像传销。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演讲中,她多次重复自己取得的成就。

并在最后称,是参加“姬剑晶”老师的课程帮助了她。

“神童”终于说出了她的目的——

报姬剑晶的课,18万;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报她的课,5000块。

她的目标,是在8月份购入一辆200万的玛莎拉蒂。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神童总离不开演讲。

神童也无可避免地想登上登上电视台。

因为“神童”需要被更多人知道,“制造神童”就是用来赚钱的。

>>>>神童背后的产业链

太阳底下无新事。

1972年,轰动一时的纪录片,《最“诚实”的假先知》

主人公,世界上最小的布道家,马奏。

自小便被狂热的基督徒妈妈包装成先知转世。

3岁开始传道,8岁已打出名号。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而这背后,是相同的“鹰式教育”。

马奏不能像同龄人一样玩耍,每天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背诵。

只要走神,妈妈便会失去耐性,用枕头捂他,或用水冲他。

但她不会让马奏身上有伤痕,因为记者会拍照。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除了背诵,马奏还要进行严格的表演式训练。

比如:

当说耶稣时,双手要举起;

说魔鬼时,身体要向前倾。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规矩越来越多。

妈妈会在台下给马奏暗号。

她若说:“荣誉归上帝”,马奏就要讲快点;

她若说:“哦,耶稣”,马奏就要讲慢点;

她若说:“要感谢上帝”,马奏就要收奉献(钱)。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为了赚钱,她不断推出其它项目。

比如给20美金,就可以得到小马奏的亲吻。

但,随着年龄渐长,马奏出现逆反心理。

“作为儿童,我真是了抚养他们。从4岁开始,就是钱钱钱。”

他受够了父母的冷漠,受够了只拿他当赚钱机器。

18岁时,马奏想找律师控告他们,他认为是他养活了父母。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同样的,在何宜德的自传《我是裸跑弟》中就提到:

“最怕爸爸打我。”

何烈胜鼓吹“不打不成器”,亲口承认“儿子只是第一个实验品,要把这种理念再施展到更多孩子身上。”

在他开办的鹰式公学,实行全面的军事化管理。

有学生因受不了而逃学,最后又被抓了回去。

更奇葩的,何烈胜以锻炼右脑为名,要求所有学生统一用左手吃饭。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2018年,鹰式公学因不具备办学资质,涉嫌虚假宣传,被处罚款一万元。

但目前,鹰式公学仍处于在业状态。

也就是说,仍有家长送孩子去“鹰式公学”。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图源:天眼查

这也是,为什么要警惕神童营销。

因为人心对成功的渴望,早已复杂畸变。

这其中的套路,比想象中深;

背后的产业链,也比想象中黑暗。

>>>>成功学?营销学?

以岑怡诺为例,岑怡诺师从姬剑晶。

姬剑晶师从号称“亚洲销售女王”的徐鹤宁。

而徐鹤宁则师从“成功学大师”陈安之。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陈安之曾混迹于台湾地区,因为混不下去,来了大陆。

另一位成功学大师却在台湾混得风生水起,叫陈光。

陈安之与陈光相识。

是师出同门,还是竞争关系,目前未知。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左:陈安之 右:陈光

陈光之所以能立住脚,套路一样——

把三岁亲儿子“曦曦”打造成神童。

三岁能懂财经学,长尾理论、二八法则信手拈来。

再通过网络进行大范围传播。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去年,曦曦的一段讲课视频疯传。

年仅三岁的他在讲台为一群成年人答疑解惑:

成年人问:“成功的人跟失败的人有什么不一样?”

曦曦答:“成功的人找方法,失败的人找理由。”

成年人问:“外面的世界这么动荡,风雨这么暴乱,我怎么找到宁静?”

曦曦答:“没有风雨,哪来宁静。宁静在哪里?风雨之中。”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掌声雷动,反响热烈。

台下观众听得如痴如醉。

但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曦曦确实金句频出。

可本质上,不就是鸡汤乱炖?

在理吗?在理。

有用吗?没用。

最后陈光走上台,问儿子曦曦的梦想。

年仅3岁的他,不假思索地说,自己想成为一名企业家。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这话,11岁的何宜德,14岁的岑怡诺都曾说过。

陈光听罢,开始趁机推销课程:

三千五百元(人民币),就能上九小时的管理课和记忆课。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他的儿子曦曦就在旁边一动不动听着。

不知道,早慧神童听不听得懂他爸的真正意图。

这么一想,不禁使我毛骨悚然。

不管是曦曦,还是岑怡诺,抑或何宜德。

都只是成人营销版图里的一颗棋子。

他们被包装,被物化,被推到受众面前。

他们不再是儿童,而只是一件商品。

>>>>制造神童

更恶寒的是,神童频出,这不止是单方面的营销骗局。

更是一场社会的合力共谋。

何宜德这份满是槽点的简历,但凡一查就能识破何烈胜的目的。

为什么照旧能堂而皇之的摆上一个挺知名的节目。

为什么何烈胜能信心满满地在节目上宣扬自己的教育理念?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何烈胜与何宜德

现场嘉宾瞠目结舌,观众仿佛被喂了口苍蝇。

到底是何烈胜把观众当傻子?

还是节目把何烈胜和观众一起当傻子?

到底浪费了谁的时间,吃了谁的红利。

想想,这其中可真够扭曲。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再看同一家媒体的报道。

近期对何宜德相关报道中,持中立态度。

而在2013年的报道中,却十分有倾向性地赞扬了何烈胜的教育。

这难道不是在煽动成功焦虑?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社会底线一再被击穿,媒体便追随拉低下限。

最先受媒体鼓动的便是“望子成龙成凤”的家长。

去年爆火的“量子波动速度”。

辅导老师接受采访时说,记忆原理是利用“量子纠缠”,说完她自己都笑了。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反倒是家长趋之若鹜,甘之如饴。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一部动画短片早已表明父母心境,《父母的傀儡》。

墙上孩子的画作被奖项代替;

存放玩具的空间,被置换成奖杯。

孩子的成长,是被提拉着线走向高处。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短片的最后一幕,另人心惊。

孩子僵化成木偶,宛若死物。

而父母身上也牵着线。

这线是父母的父母?还是传播成功学的大师?还是煽动焦虑的媒体?

又或者,都是。

无脑吹捧,这综艺还有下限吗?

一场共谋之下,最先“死”去的便是神童自己。

正如卢梭在《爱弥儿》中写道:

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以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

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次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他们长得极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就会腐烂:

我们将造出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

神童是可以批量制造的。

但,健康的童年却是独一无二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