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斥重金推出的“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无疑是2020年“五四青年节”最火的声浪。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后浪》

后浪者,很好理解,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在国家一级演员何冰老师时而婉转慈爱、时而慷慨激昂、抑扬顿挫的演讲声中,画面中出现出国体验高空跳伞的、在闹市区穿汉服的、在电竞舞台恣意挥洒激情的当代青年身影,慷锵有力的朗诵和活力酷炫的视频高度融合成极具视听感染力的热血效果

来感受一下《后浪》振奋人心的金句:

“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

“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可以尽情地享用,自由学习一门语言、学习一门手艺、欣赏一部电影、去遥远的地方旅行”

“人与人之间的壁垒被打破,你们只凭相同的爱好,就能结交千万个值得干杯的朋友,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

“你们正在把传统的变成现代的,把经典的变成流行的;把学术的变成大众的,把民族变成世界的。你们把自己的热爱变成了一个和成千上万的人分享快乐的事业,向你们的自信致敬”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后浪》

这支《后浪》,截止5月6日上午10点,在B站1172万的点击量,弹幕数量达到18.4万条,刷爆微博、朋友圈、头条、知乎等社交平台,并在5月3日登陆《新闻联播》前黄金时段。

这一波,小众亚文化平台B站成功打破了N个次元壁,获得主流文化认可的同时,在美股上市的股票一改颓势,一夜暴涨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亿元),知名度更是一飞冲天——这股奔涌澎湃、势不可挡的“后浪”,把B站推向了商业价值的浪尖。

一边是猛进高歌的数据流量,另一边《后浪》的讨论热度也居高不下,但这种讨论高热不是因为点燃了年轻一代心里的热血之火,反而是因为激起了时代青年们心里憋闷已久的火气。

在知乎关于《后浪》的86个问题里,高赞答案全是负能量评价;头条江湖里,借vlog和微头条表达自己对《后浪》质疑的比比皆是;就连B站本站内,《后浪》后头跟的是无数来自“后浪”的无情恶搞和调侃——各大社交媒体,《后浪》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翻车。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B站截图

想给这届年轻人喝碗鸡汤,实在是太难了。

《后浪》这针鸡汤,集B站之财力、主流之认可、顶级UP主们之智慧、正能量朗诵之精髓,萃取“光伟正”精华,高度浓缩,精准提纯——但无奈这届年轻人纷纷表示,浓度太高,喝不下去。

相比“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这届年轻人更愿意万事佛系、云淡风轻,也更愿意把“人间不值得”代表的丧系语录当做签名、口头禅和座右铭

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独不爱评审与说教式的鸡汤。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网络

“佛”无所谓

今年女团选秀“第一弹”《青春有你2》,吴亦凡的绯闻女友秦牛正威吸粉方式很独特。

不是万众期待的用超强实力打脸吴顶流的“复仇爽文”,也不是作天作地大谈“顶流爱上我”的戏精套路,秦牛正威唱跳不行,rap魔性,让她圈粉无数的竟然是不争不抢、温柔淡然的“佛系”性格。

“佛系”,在当代青年推崇的人生态度里,必须名列前茅。2014年,二次元的霓虹国某杂志介绍一类男性新品种——佛系男子,指外表普通,内心专注,爱独处,不爱花时间和异性交往的男子。2017年12月份左右,“佛系”开始在国内网络疯传,创造力101的网友们纷纷发挥造词能力,衍生出了“佛系男子”、“佛系女子”、“佛系追星”、“佛系工作”、“佛系父母”等等佛系词语。18年,“佛系”被《咬文嚼字》公布为18年网络十大流行语。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网络

热词只是一阵风,但风刮过后,留下的是当代青年人生态度的痕迹。

佛嘛,一切随缘,无所谓,纵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无执念。佛系态度,是反主流社会对青年的常规期待的:意气风发、勇于拼搏、热血澎湃、活力四射……常规期待迸发的旺盛荷尔蒙特征,在佛系青年们的“行吧”、“都好”、“无所谓”里,化成了“爱与和平”的和风细雨。

在“新世相”发布的一篇名为《第一批 90 后已经出家了》的网络热文里,90后的“老大哥”和“老大姐”们手持保温杯,办公室放着《大悲咒》,健身、打车、发朋友圈、恋爱、吃饭……无时无刻散发着无欲无求的佛感。

我不把这理解为真正的自我放弃,而是压力和焦虑下,年轻人的自我消解”。无力改变生活现实:房价太高,竞争压力太大,甲方要求难满足,老板强制996,房东还要涨房租……怎么样呢?不如“佛”吧,吃咸看淡,降低理想期望值,和尚撞钟式生活,不为难自己,也不给别人添麻烦。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新世相”《第一批90后已经出家了》

佛系,颇有种“性冷淡”的低欲望意味,它是一种放弃抵抗生活、轻度的“丧文化”,比之重度“丧文化”的“丧”,佛系态度更积极一点。

“丧”反鸡汤

2016年,一张葛大爷20多年前在《我爱我家》里瘫在沙发上的剧照刷爆全网。

葛大爷万万没想到,上世纪90年代初他扮演的“二混子”季春生,会跨过世纪的大门,成了互联网Z世代青年生活态度的先锋代表。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网络

剧照中,当时年轻的葛大爷还有浓密的黑发,穿着永不过时的碎花T恤,斜翘着二郎腿一滩烂泥似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折射出“爱咋咋地”的气场。

这张剧照莫名其妙以燎原之势火遍全网,让无数年轻人情不自禁发出了找到组织般的激动心声:“是我,没错了!”,“葛优躺”成了当年的十大网络热词之一,以及新一代的颓废代名词。

同年,在年轻群体社交媒体流传的还有“马男”的经典语录:“人要意识到自己过的悲哀需要很长时间,要意识到其实不必如此,则需要更久”、“我对重生没兴趣,我还没从出生的创伤中缓过来呢”、“我认识到,人们不会因为想要改变而改变,他们改变只是因为走投无路”、“我只想努力撑过每一天,不能总问自己,我开不开心,到底开不开心,这样只会让我变得更凄惨”……

这些来自美国《马男波杰克》系列动画的语录,没有最丧只有更丧,每一句都是残酷无情的“反鸡汤”。但“马男”系列6季评分均分9.5,足以说明年轻群体对它的高度认同和激赏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马男波杰克》

17年,“183大诗人”李诞置顶了一条微博,其中一句“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被文艺青年们奉为人生箴言,李诞本人也跃升为年轻人的精神偶像。

假笑男孩、蓝瘦香菇、sad frog(悲伤青蛙)、“我太难了”、“上班996,生病ICU”、“扎心了老铁”、“颓废到忧伤”、“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近年风行网络的表情包和流行语,几乎每年都会出现颓废气质的新代表,今年丧完明年丧,此丧绵绵无绝期,“丧文化”在当代青年亚文化中迅速蔓延开来,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文化趋势。

丧文化的主体是90后、00后年轻人,文化内核是颓废、懒散、悲观、绝望等负面情绪,表现形式主要是以网络表情包和流行语为载体的自嘲自娱。丧文化解构传统鸡汤,把鸡汤里的热血励志成分用残酷现实一一击破,最终重构出当代青年集体焦虑的精神特质。

爱佛爱丧的“后浪”们,更值得被看好

B站送给年轻人的《后浪》,没有让年轻人愿意为热血干杯。

在对《后浪》的评价中,虽然侧重、观点各有不同,但无一例外传递了年轻群体的集体不满声音:这一届年轻人,不喜欢被官方代表。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后浪》

B站精心选取了30多位UP主视频素材剪成《后浪》,高空跳伞、环游世界、穿汉服跳舞、电竞捧杯……上穷宇宙之大,下游世界之阔,时尚前沿,酷炫之巅。但,很无奈,这些太不普通的生活,离广大的普通人实在太远了。

于是大量的声音自嘲自己拖了“后浪”的后腿。“前浪”们稍稍涨涨房租、临下班通知开会、节假日打电话喊回公司加班……“后浪”们就欲哭无泪;自己家没有可以“啃”的“好前浪”,只能看着别人家的“后浪”在“前浪”帮助下,升职加薪出国旅游,自己只能边搬砖边“望浪兴叹”;极少数“后浪”从小上双语幼儿园、出国留学、环游世界、进世界500强、创业当CEO,但大多数“后浪”普通得没有高光、只有辛酸,他们仍然会像1980年5月《中国青年》发表的,那封引起千百万青年共鸣读者来信那样发问:

“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图源UP主“生命侦探社”——《后浪:“傻瓜”一样的中国青年——后浪观后感》截图

主流语境对于网络时代中成长起来青年文化话语体系缺乏了解,年轻人的“佛”与“丧”的颓废文化,年轻人通过自嘲、吐槽、鬼畜与恶搞,消解主流文化,构建出张扬个性、自我减压的精神世界——在主流语境看来,这些都是不务正业的洪水猛兽。

“被轻视”、“被代表”的“后浪”们,在消费主义盛行、流量至上的资本喧嚣时代里,打开电视看的是国产悬浮注水剧,放眼现实是被催婚催生与高房价、小社交圈、天价彩礼、高教育成本的不可调和矛盾,阶级固化难以破壁,生活焦虑让他们不得不“佛”与“丧”,于是,高抬理想的“特别鸡汤”《后浪》就成了他们宣泄现实焦虑的出口。

《后浪》一出,很多宝藏UP主立马上传恶搞视频与之对标,充分发挥玩梗能力,用当代青年文化话语体系独特的“佛”“丧”文化,反抗他们最爱的小破站向主流看齐的“宏大叙事体”《后浪》。

《后浪》翻车,“人间不值得”爆火,这届年轻人爱佛爱丧不爱鸡汤

尽管青年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新陈代谢,未来要交到90、00后手中,但不可否认,年轻群体依然没有获得社会话语权,在宏大主流语境下,他们仍是被评头论足、被教条捆绑、被规范要求的“弱者”,在深夜里悄无声息崩溃,却在白昼里被逼一起高唱赞歌。

但,在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最看重的恰恰是自我表达,把个人作为社会生活的主语,反对权威和官方的主导话语权力。崛起的自我意识,对重新定义社会游戏规则的渴望,才是当代“后浪”们痛苦、迷茫、焦虑的核心原因。

这支《后浪》虽然没有激起“佛”、“丧”青年的沸腾热血,但正因如此,它误打误撞释放了这届年轻人思辩、独立、反抗、求变的真实声音,“后浪”们更值得被看好,尽管爱“佛”爱“丧”,但他们依然坚强扛着生活和生存的重担,努力搭建自己的话语体系,他们心中有火,眼里有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