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速扒入 > 生活 > 正文内容

金庸:青葱岁月,幸好有你

速扒入2018年10月31日生活624

10月30日傍晚,朋友圈突然出来噩耗:金庸去世了。

互联网时代,许多消息大家都是从网上最先得到。是的,朋友圈不光是微商的主战场,谣言的集散地,还是民间新闻的发布平台。

当时第一个念头是:真的假的?毕竟老先生在网上已经不是第一次死了。

消息得到证实后,朋友圈瞬间刷屏。

一代宗师仙逝,让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跟其它什么名人的离世不一样,金庸对我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看过作者所有作品的作家,因为他笔下神奇的武侠世界,曾陪伴我度过乏味无趣的中学时光。

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悼念我并不感到意外,我相信许多人跟我一样,与其说是在纪念金庸,不如说,是在纪念与金庸有关的日子,那些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

01

没错,“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的这14部武侠小说外加《越女剑》我都看过。还别说金庸了,在盗版横行的年代,我连“全庸”、“金庸著”的书都看过你信不信?

看的第一本金庸小说是《书剑恩仇录》,有人在工厂图书馆里发现的,当时大为惊奇:卧槽!原来除了郭鲁茅巴老曹之外,还有个叫金庸的。除了《红岩》《子夜》《暴风骤雨》《林家铺子》《骆驼祥子》之外,还有这么好看的小说,太神奇了!一时争相传阅。

正常很难借到,太火了,记得书最后差不多被翻烂了。

上世纪80年代初,学生们舍不得花钱买书,幸好马路边有不少书摊儿。现在的年轻人大概没见过,地上铺一块儿塑料布,摆满小说杂志连环画小人书啥的,可以坐小板凳在现场看,也可以交点押金借走看。小说的话,一天一本大概1毛钱。

但金庸小说不是这样出租的,因为太火爆了,为了加快周转,提高效率,老板把一整本《射雕英雄传》拆开,分成无数个小册子,按顺序编上号,分别出租。

于是,经常会有人跑到书摊儿问:“11回来没?刚借走?那算了,把12给我吧。”

对,等不及了,跳着看——就有这么大的魔力。

金庸小说风靡校园之后,课堂纪律好了许多,那些喜欢在课堂上调皮捣蛋交头接耳做小动作的同学突然都安静了,趴在桌子上,人手一本金庸小说,埋头苦读,学习风气十分浓厚。

情况反常,个别老师一时不太适应,有一天,老师突然走下讲台,从一个看得入迷的学生手里没收了一本《天龙八部》,义正辞严地说:“明天来我办公室取。”

第二天,学生忐忑不安找老师承认错误,老师严厉批评了该同学上课看课外书的错误行为,最后把书还给了这名学生,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明天把下集带来。”

好吧,那个学生就是我。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读完了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任督二脉就此贯通,阅读与写作功力大增。

当然,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沉迷武侠小说严重影响学习成绩,若干年后,当我在山东蓝翔技工学校学开挖掘机的时候,经常会想:当初如果不是因为金庸,我是不是已经考上北大了?毕竟只差了区区350分,太可惜了!

念及此处,心中一凛,禁不住仰天长啸,纵身而去。

02

金庸本名查良镛,浙江海宁人,出身名门望族,家族中出了不少你认识的名人。比如“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民国才子徐志摩,那是金庸的表哥;比如新中国“航天之父、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钱学森,那是金庸的表姐夫;比如“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女作家琼瑶,那是金庸的表外甥女。牛逼吧?!

金庸是香港《明报》创始人,与梁羽生一起,被看做是新派武侠小说的代表人物。

如果论写小说的资历,梁羽生更早。但金庸在武侠小说的成就,后来居上,成为武侠小说第一人。

从1955年《书剑恩仇录》开始,到1972年《鹿鼎记》封笔,14部长篇,外加一部《越女剑》,构成了金庸独特的武侠世界。

在他的笔下,有侠肝义胆一诺千金的仗义;有金戈铁马纵横江湖的凶猛;有来去如风无影无踪的潇洒;有踏雪无痕凌波微步的轻盈;有独孤求败无敌天下的神勇,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品行。有“高山流水人何在,侠骨柔肠总惹愁”的迷茫;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忧伤;有“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的英雄气概;有“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的豪情万丈。

笔下风起云涌,万千气象,仿佛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传奇画卷,描绘着自己心目中的江湖。

03

武侠小说被称作是成年人的童话,关于它的文学价值和金庸本人的文学地位,一直以来,业界争议不断,分歧极大。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偏爱有加,各执一词,难分高下。

平心而论,金庸小说或许承载不了高深的思想内涵和社会意义,它给读者勾勒出的是一个属于所有人的,虚幻的武侠世界,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不管你仰视他,还是鄙视他,都证明你在注视着他。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金庸小说拥有极其广泛的读者,不论学历高低,不论贩夫走卒还是政商精英,在整个华语地区,金庸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可谓家喻户晓,人所共知,几乎达到了其它现当代作家和作品难以超越的地步。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那是过去那个年代里,少年心中共同的梦想,那是青春记忆里一道永恒的风景。时至今日,它依旧会在某个时刻,莫名奇妙地从心底冒出来,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高晓松说:如果没有金庸,我们的少年时代该会多么仓皇。

金庸已逝,江湖渐远。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武侠的世界,从此安静了许多。

感谢你在我青春岁月里留下的印迹,金大侠一路走好!让我们像《神雕侠侣》中的杨过那样,双拳一抱,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相关文章

为什么中介哄抢租赁房源,因为贩毒都没它来钱快

这几天,原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炮轰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运营商以高出市场价20%-40%的价格争抢房源的言论引爆网络,掀起全社会对房租上涨的大讨论,人们纷纷感叹,这帮中介太有钱了,完全是不计成本的扩张,烧钱换市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人的钱是哪来的,其奥秘就隐藏在胡景晖在媒体发布会的一句话上,“我说了长租公寓爆仓,一定...

寿光村民雨中自杀,贷款大棚、院墙垮塌,曾因二胎被罚13万

这名寿光市孙家集街道丁家村的农民,是这个蔬菜之乡里最贫困、最脆弱的那一类人。那天,他经历了大棚进水、借钱被拒、围墙垮塌。而后,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文 | 罗花花编辑 | 楚明8月19日,一场几十年未见的特大暴雨,落在潍坊大地上。大雨引发洪灾,造成13人死亡,3人失踪,倒塌房屋9999间,20多万...

“昆山反杀案”为何属于正当防卫?

9月1日,江苏昆山警方针对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的昆山交通纠纷引发砍人致死案对外通报: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并商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根据侦查查明的事实,并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和建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依法撤销于海明案件。具体案情如何?什么是正当防卫?为何这样...

比没钱看病更可怕的是,死得没有尊严

问过大部分人: “你怕死吗?”“怕,怕得要死。”“那,为什么你还要熬夜?”“......”现在的年轻人,一边怕死,一边作死。 每逢一段时间,我们总能看到这样的新闻: 15 岁高一男生为了提高学习...

面对猖狂的“座霸”,执法者为何硬不起来?

01 在评论“高铁座霸男”的文章(别放走了“高铁座霸”)里,我预言道:“一个‘座霸’安然无恙,无数个‘座霸’会马上出现。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话音刚落,“座霸女”、“座霸婶”、“座霸大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从执法部门抱怨“执法无依据”到如今“罚款200元+180天不能乘坐火车”的统一做法,“座霸们...

医生中秋收礼10万,岂能行政处分了事?

医生中秋收礼10万,岂能行政处分了事?

近年来,随着信息传播方式的日益便捷和多元化,什么“送礼清单”、“回扣清单”、“出国考察清单”、“国土局公款吃喝结帐单”之类以往“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各种各样的清单、账单,一不小心就被“别有用心者”曝了出去,掀起轩然大波,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多少窥视到了某些领域存在的潜规则、明规矩,以及腐败现象之严重。​这两天,一份“医生中秋...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