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速扒入 > 生活 > 正文内容

重庆坠江公交车里的尖叫能否唤醒你的公共安全意识?

速扒入2018年11月02日生活531

短短几个小时,重庆坠江大巴的监控视频充斥网络,发疯女乘客的罪孽、满车人惊恐的尖叫、公交司机的错乱,一时间都成为大家的谈资。一万个“如果”绕不开的只有一个不可更改的惨烈事实,亡羊补牢,时犹晚矣,但此事若不能真正唤醒公众的安全常识,那将是对逝者最大的辜负。

令我们感到不安的是,论起乘客与大巴司机发生冲突的祸起之源,类似教训其实并非首见。相反,因为乘客无理取闹导致的大巴车事故,可以说已是屡见不鲜:

万州女子乘公交坐过站夺方向盘引发车祸:

重庆坠江公交车里的尖叫能否唤醒你的公共安全意识

安徽一男子抢夺司机方向盘,疯狂客车连闯数个红灯:

重庆坠江公交车里的尖叫能否唤醒你的公共安全意识

坐过站要强行下车,遭拒后怒抢方向盘,刑拘!

重庆坠江公交车里的尖叫能否唤醒你的公共安全意识

女子公交坐过站要求停车被拒,用整箱牛奶砸司机酿事故

重庆坠江公交车里的尖叫能否唤醒你的公共安全意识

遍观这些事故报道,当事乘客法律常识之淡薄、安全意识之匮乏、人格尊严之沦丧已不待言,然而,同车乘客的无力乃至孱弱也同样令人心惊。

事故发生于一瞬,但故事总有酝酿升级的过程。当口角、争端、冲突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作为旁观者有效介入的手段有多少种?帮忙解释也好,从中隔断也好,帮忙解决困难也好,都可以避免矛盾扩大,然而每每在事故之后,我们只能看到旁观者举起了手机!

且不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种心态何其凉薄,作为同一辆大巴车的乘客,旁观者可曾想过司机手中的方向盘直接决定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当谩骂攻击司机的类似情况发生时,淡定的“拍客”又是否想过,他的行为正在对你的安全造成直接的威胁?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避凶就吉是人之本能,为何在公共场合中,对影响自身安全的行为却不能挺身而出?

心理学家勒庞说:“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当残酷的尖叫引发一阵阵战栗,我们是否能够远离“乌合之众”?

公共安全更多时候需要的并不是你为之搏命,而仅仅是一个随手而为、随心而动的习惯。上地铁时别阻挡屏蔽门、过马路时别闯红绿灯、高铁动车上别抽烟、公交大巴上别影响司机工作……这些幼童皆知的“底线”,我们成年人,是如何遵守的?

鲁迅批旧文化,痛斥“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看客”。如今文明已非昨日,惨案就在眼前,我们是否能够警醒,别只沦为一个“拍客”?

相关文章

寿光村民雨中自杀,贷款大棚、院墙垮塌,曾因二胎被罚13万

这名寿光市孙家集街道丁家村的农民,是这个蔬菜之乡里最贫困、最脆弱的那一类人。那天,他经历了大棚进水、借钱被拒、围墙垮塌。而后,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文 | 罗花花编辑 | 楚明8月19日,一场几十年未见的特大暴雨,落在潍坊大地上。大雨引发洪灾,造成13人死亡,3人失踪,倒塌房屋9999间,20多万...

朋友圈里最扎心的漫画,每一张都暴露生活的真相!

朋友圈里最扎心的漫画,每一张都暴露生活的真相!

有的事情现在没有实现 也许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珍惜那些会想念的人吧 在一切还不晚以前 我们总是很轻易地把他人的付出 视为理所当然 不管对方是父母,恋人,或是朋友 大概每个人都会在某时某刻 想要逃离眼前的生活吧 认识的人好像很多 又好像谁都不认识 我大概是变成无聊的大人了 在某些地方 你会很容易和...

被指“舆论逼宫”,谁给了滴滴“停工多夜”以挟市场的底气?

被指“舆论逼宫”,谁给了滴滴“停工多夜”以挟市场的底气?

近日,一篇名为《滴滴消失的第一夜:司机走投无路 乘客也无路可走》的文章刷爆网络。文中截取多个场景,渲染着滴滴深夜停运后,路边乘客打不到车的无奈和黑车司机漫天要价的贪婪,有意无意地营造一种“人们根本离不开滴滴”的感觉。由于滴滴本轮停运恰是在联合调查组进驻之后,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此奇怪的整改做法更像是一种“舆论逼宫”。...

比没钱看病更可怕的是,死得没有尊严

问过大部分人: “你怕死吗?”“怕,怕得要死。”“那,为什么你还要熬夜?”“......”现在的年轻人,一边怕死,一边作死。 每逢一段时间,我们总能看到这样的新闻: 15 岁高一男生为了提高学习...

面对猖狂的“座霸”,执法者为何硬不起来?

01 在评论“高铁座霸男”的文章(别放走了“高铁座霸”)里,我预言道:“一个‘座霸’安然无恙,无数个‘座霸’会马上出现。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话音刚落,“座霸女”、“座霸婶”、“座霸大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从执法部门抱怨“执法无依据”到如今“罚款200元+180天不能乘坐火车”的统一做法,“座霸们...

北京67000个出租车司机的生与死

一 恍惚中,感觉有人在推我。我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媳妇站在床边,微笑着。 “几点了?”我迷迷糊糊地问。 媳妇抬头瞥一下墙上的钟,说:“快六点了。起来吃饭吧。” 我“嗯”一声,准备起床。睡了一宿,我感觉身上仍旧乏累不堪,床像是把我吸住了似的。 匆匆吃过早饭,我娴熟地换上制服,提着包走出院门。新的一天开始了。 溜达着来到村口...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