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是一名园丁,平日里主要是给富人们修剪草坪,这当然不是一份有前途的工作,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他是从墨西哥偷渡到美国的黑户,卡洛斯的老婆早已离他而去。如今他和十四岁的儿子路易斯相依为命,卡洛斯每天早出晚归,拼命工作,他想给儿子更好的生活。

儿子路易斯并不领父亲的情,在他眼里,那个男人只是个没用的勤杂工。除了贫穷和被人取笑,什么都给不了自己。他上不了好学校,身边充斥着DU品和黑帮。现在路易斯和朋友正在考虑加入黑帮,毕竟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能走什么路。对于儿子的叛逆,卡洛斯自然记在心里,本就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该怎么教育。

卡洛斯的老板即将功成身退了,最近一直在向卡洛斯兜售他的卡车,随车出售的,还有园丁工作的相关工具。按照老板的话来说,这不仅仅是一辆卡车,我还会把我的客户全部转让给你。买了车,你可以自己翻身当老板。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像我一样过上好日子。说实话,卡洛斯并非没有心动,他现在打零工薪水低,而且还常常找不到活,照这个样子,不知何时才能有出头之日。但他想了想还是拒绝买下车子。一来,他是个黑户,压根拿不到驾照。万一哪天被交警查到,那他一定会被遣返。二来,连卡车带工具,老板开价一万二美金。这笔钱对他来说差不多天文数字了。

那天傍晚,卡洛斯坐老板的车回家,一路上,她看着窗外的那些人,那些景。有人抱着滑板,面带笑容地交谈着。有人牵着小狗在路边悠闲地跑步,也有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外出。而当他回到自己的住处附近,他看到的只有在街头聚集的小混混们。那一刻,卡洛斯内心的天平出现了倾斜,卡洛斯打电话给妹妹借钱买车,妹妹倒是很想帮他。可她的丈夫不同意,卡洛斯叹了口气,看来这是不用想了。

第二天,卡洛斯到零工市场找活干,因为他的老板忙着卖车,没有接订单,零工市场有很多像他一样没有工作的人,每当出现一位雇主,所有人都会挤上去,而雇主往往只需要一到两个帮手,卡洛斯性格憨一点,不好意思往前挤。一整天下来,他什么活都没有接到,到最后只有他和另一个老人在路边蹲守。老人掏出一块干粮分了一半给卡洛斯。这是今天唯一不那么令人泄气的事情。晚上卡洛斯回到家里,意外发现妹妹就坐在家门口,他把一万多美金给了卡洛斯,这些钱是她背着丈夫拿过来的。卡洛斯犹豫半晌,把钱退还给妹妹。妹妹却更加坚决地让他收下,因为她太清楚,像他们这样的人,想要得到一个翻身的机会有多难。

卡洛斯终于买下了老板的卡车。那天,他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路上所见的一切都令人心情愉悦。他感觉崭新的日子正在向自己招手。他把车开到学校,给儿子带了份礼物。那是一件路易斯喜欢过的球队的队服。他希望儿子能重拾这个爱好。而不是整天逃课出去惹事儿瞎混。路易斯看着礼物兴致不是很高,卡洛斯依然笑着说“上车,我载你回家”。儿子并没有照做,他说要去女友家学习,听着儿子拙劣的谎言,看着他渐渐走远。卡洛斯脸上写满了无奈与担忧。路易斯去女友家自然不是为了学习。实际上他的小女友出生于黑帮家族,他们一直想把路易斯拉进来,女友的哥哥甚至相当直白地对他说,明天你再来一趟。我们谈谈你的未来。

路易斯回到家时已是深夜,父亲照旧睡在沙发,把唯一的房间让给他。看到路易斯回来,他有些奇怪而严肃地说,我要把我的生意做大,然后我们离开这里。我要给你找个好点的学校。周末我不上班,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你觉得这样的日子怎么样?听着父亲坦诚心迹,儿子一时不知所措,他只是回我有点累了。随后便进房间睡觉。路易斯躺在小床上,脑子里乱糟糟一片。如果真能过上父亲所说的那种生活,听起来真是件不错的事情。

卡罗斯再次来到零工市场,不同的是,这回他是来雇人的。他径直找到上次分干粮给他的老人,老人名叫桑提亚哥。桑提亚哥并不会干园丁的活儿,卡洛斯不介意这个,愿意手把手教他。他已经认定桑提亚哥以后都是自己的搭档。有一天,两人又为某个富豪修剪椰子树,以前这种活都是卡洛斯冒着风险爬到树顶,而老板只需要站在下面和雇主谈谈天。卡洛斯没有让上了年纪的桑提亚哥上去,最危险最辛苦的活留给了自己。当他爬到高高的树顶,望着远处的大好风光。那一刻,卡洛斯的心里充满了希望与干劲。只是下一秒,他的心立即沉入了谷底,桑提亚哥不见了。卡洛斯环顾四周,简直不敢相信。桑提亚哥竟然把自己的车子开跑了。再回到家时,卡洛斯已是酒醉醺醺,痛苦地告诉儿子,我们的美梦破碎了。现在他不仅回到起点,而且还背上了债务。生活似乎已经将父子俩逼到了墙角。路易斯看着父亲,急得快要哭出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这般绝望。他把父亲的双腿抬到沙发,为他盖好毯子。一向叛逆的路易斯,可似乎也陷入了家之不家的忧虑当中。

第二天,卡洛斯在淋浴室冷静许久,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得继续。眼下最紧要的事,想办法把车子找回来。儿子听说后也要随他一起找车。这是我们的车子,我们要共同面对。父子俩先是来到零工市场,看着那些围在雇主前争取工作的人,路易斯嘲笑他们是群挤破头的笨蛋。父亲不悦地反问道,你以为他们愿意吗?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以后你也可能这样。随后卡洛斯过去询问谁认识桑提亚哥,好消息是确实有个胖小伙知道他住在哪,不过他要求卡洛斯支付五十美金。毕竟如果他带他去这半天就干不了活了。小胖带他们来到桑提亚哥的住处,人自然是没找到。对方连夜搬走了。好在他们打听到了另一个消息,桑提亚哥每天晚上会到某家餐厅上班,接下来他们自然是去那个地方找人。不过此时父子二人出现了一些分歧,路易斯认为,既然胖小伙没帮他们找到人,那五十美金的指路费自然也就不用给了。卡洛斯却说,我们既然已经约定好了,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我们就应该付报酬。卡洛斯坚定地把钱递给了对方。他不希望儿子变成一个失信之人。

下午4点半左右,他们找到了那家餐厅,不过餐厅要等晚上七点才营业。父子二人只好到附近的秀场打发时间。秀场里即将举行墨西哥骑术表演。路易斯对这种低级派对不太感兴趣,主持人在对面叽哩哇啦地说着墨西哥语。从小长在美国的路易斯压根听不懂。父亲说你可以听懂。这是咱们的母语。路易斯照着父亲的话仔细辨认,还真大致明白了主持人的意思。骑马跳跃很危险。但是也很勇敢。随着各种精湛的马术表演轮番上阵,路易斯逐渐感受到了民族文化的魅力。他忍不住喃喃道“这实在是太酷了”。

表演结束后,父子俩到附近吃点东西,此时旁边想起了墨西哥的一首童谣,卡洛斯随口问儿子,你还记得这首歌吗?你还是婴儿的时候,你妈妈经常唱给你听。谁知一提到妈妈,路易斯立即变脸,这两个字是他内心深处最不愿碰触的。路易斯忽然沉着脸问父亲:

你们为什么要生下我?穷人为什么要生孩子,有什么意义?

卡洛斯一时间被这几个问题问呆住了。短短几句,背后仿佛是无尽的委屈与控诉。他深深地皱着眉,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有不断的重复着:

别这么说,孩子,别这么说。

晚上七点,父子俩来到餐厅的停车场,他们心想如果能找到车就直接开走。可是想了半天也没见到自己想要的。卡洛斯只好闯进餐厅后厨。好在这一次终于找到了桑提亚哥。看着那位胡须已经发白的老人,卡洛斯到现在还不太愿意相信。那个在贫穷中还愿意帮助他人的人,真的会忘恩负义吗?

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相视几眼后,桑提亚哥慌忙往外逃跑,守在外面的路易斯立即将他扑倒。他使出浑身力气,一拳拳的砸向偷车贼,随后他从对方口袋掏出一张三千美金的汇款单,看来这个可恶的混蛋已经把车子卖掉了。路易斯近乎疯狂的想要狠揍对方一顿,没想到父亲将他拦住了,路易斯不明白对这种人为什么要手下留情?他对父亲大吼着,还记得你答应过的吗?让我住更大的房子,上更好的学校。你同情他。谁会同情我们?说罢,他又气冲冲地过去揍那个混蛋。父亲再次将他拦下,甚至甩了他一巴掌。卡洛斯意识到自己刚刚过头了,他试图向儿子道歉,想让他冷静下来,怒火中烧的路易斯,气急之下跑开了。事情一下子变成了谁都不愿见到的地步。儿子气得躲到了朋友家中。

卡洛斯过去找他。他向儿子解释道,昨晚我是在担心你,我怕你失手惹上麻烦。儿子冷冷回道,我不用你担心。卡洛斯说桑提亚哥把车卖到了黑市。他打算把车找回来,他问儿子要不要去。路易斯看了父亲几眼,摇摇头拒绝了。然而当卡洛斯在公交站等车时,儿子还是默默走来。坐在了他的身边。夜里,父子俩一起来到黑车市场,卡洛斯悄悄翻进去。路易斯在外面盯梢,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黑市的家伙可不好惹。两人果真在黑市里找到了那辆卡车。他们的动静也引起了保安的注意。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别的办法,卡洛斯心一狠,迎着对方的QIANG口冲了出去。出来之后,父子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儿子兴奋地大喊大叫,老爸刚刚实在是太帅了。卡洛斯面带笑意看着儿子,记不得已经多久了,他们没这么开心过。就在两人沉浸在父子温情之际,卡洛斯停下车子,系上安全带。原来不远处正停着一辆警车,卡洛斯想不引起警方的怀疑,以正常的速度,慢慢从警车旁通过。然而交警还是朝他们开来了。路易斯催促父亲赶紧加速逃跑,卡洛斯面色凝重,像是没听到一样。他将车子缓缓减速,靠边停下。

卡洛斯被关进了非法移民局。不久后,他将会被遣返墨西哥。临别前,路易斯到移民局探望父亲,卡洛斯缓缓地对儿子说:

你曾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生下你?其实最开始我只是像别的男人一样,找个女人结婚生下一个孩子。然后赚钱养家,就这么过日子。我没有什么文化,找不到好的出路。后来你妈妈为了过得更好,离开了我们。那时你还年幼,我又没什么钱。我一度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是你一直支撑着我。让我咬牙坚持着。我想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东西。也许生下你的原因,是为了我自己吧,为了我能找个理由活下去。为了照顾好你,给你更好的生活。

父亲被遣返之后,路易斯住后姑姑家,他重新回到了校园,重新拾起了学业。卡洛斯在几个月后再次踏上入境之路。他要赶到儿子身边,有家人在的地方,才有更好的生活。

你们为什么要生下我?

穷人生孩子有什么意义?

这是两个相当苛责尖锐的问题。我想一定有很多家庭条件差的孩子,或者是越来越多的成年人由此质疑,穷人给不了孩子安定安稳的生活,给不了别人有他也想要的很多东西,给不了他良好的教育环境和资源,甚至连让他和别人公平竞争的机会都给不了。没错,这些都是事实。那么穷人为什么还要生孩子呢?

我很欣赏这部电影所给出的回答。生你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让我有理由活下去,其实大多时候人是顺其自然活着的。在适当时间和别人一样做理所应当的事情。比如爱上某个人,然后结为夫妻,再然后生下两人之间爱的结晶。相爱和生子是一件原始的纯粹的事情。穷人也是人,也有生儿育女的权利,正如简爱中所发现的那样,你以为我穷就不配拥有爱情吗?

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并不容易。也许你深陷DU博等陋习不能自拔,也许你遭遇了爱人的变心与背叛,也许贫穷的日子也让你再无法忍受。世间之痛如影如丝,人大抵都需要一个坚定的理由。生下你再抚养你,就是坚定的理由。为什么那么多人婚前浑浑噩噩,结婚生子后,心思逐渐回归家庭,这就是养家糊口抚养子女的爱与责任所驱使。

生你是天性,育你是责任,当然也是爱。穷人给不了孩子那些想要的东西,能给的是为了孩子自己拼尽全力。穷人讲不出太多大道理,能做的是以身体力行笨拙地引导。就像卡洛斯所做的那样,他阻止儿子嘲笑为生活低头的人们。答应了给别人报酬就一定要信守承诺。他教会儿子不能忘本,不能丢掉民族的传承,他让儿子懂得了再怎么穷也要保持善良,还有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能做。所以最后他坚定地停下车,面对交警,他所做的这一切都在为儿子树立榜样。都在用行动告诉儿子,穷人父母能给你的爱一分不少。这样的父母会让孩子成为精神上的富二代。

年少时,孩子们的确会互相攀比、羡慕,然后怪罪于父母,不能给自己想要的。等他长大了、成熟了,才会明白那是怎样一笔财富。所以说穷人生孩子当然不是罪过,我觉得我们该反对的是盲目生孩子,以及缺乏责任感的光生不养和不教。就像《何以为家》这部电影所呈现的那样,盲目生很多孩子,只会让家庭陷入贫穷死循环。还比如我家有个亲戚,为了生个儿子,结果前面接连生下6个女儿,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也会变成子女的心头伤。还有些父母只顾自己的一时冲动,冲动的结婚,冲动生孩子。彼此之间有些矛盾又冲动的离婚。最终受伤害的只有无辜的孩子。所以说到底,我们不是在担心贫穷,不是在反对穷人生孩子。而是憎恶某些为人父母的不负责任,担忧他们对孩子不够关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