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医院实习的时候碰到一个八岁的小朋友因摔伤骨折住院,守在病床的一直是老人家。孩子已经住院半个月,我们从来没见过他的父母出现过。

我们看这情况,心想该不会又是一个留守孩吧。这可真麻烦,老人家什么都不懂,各种手续还得托人帮忙。我们催老奶奶赶紧把父母叫来,老奶奶低着头说孩子的父母都出国了,不能这么快回来,老奶奶觉得麻烦别人不好意思,总是不停地向我们道歉。

孩子虽然比一般的小朋友很配合治疗,但还是没那么快康复。有一天晚上孩子发高烧,嘴里一直迷迷糊糊地念着爸爸妈妈。

年轻的护士看着心疼,劝老人家打电话催催他父母,小小年纪受了这么重的伤,父母不能分担就算了,好歹出现给个慰藉。慢一点回来也没事啊,有出现总归是好的。

两天后之后孩子的爸爸妈妈终于陆续出现了。

孩子的父亲站在病床边牵着孩子的手,孩子的母亲摸着孩子的头,老人家坐在中间哄着吃药。

护士感慨,“你瞧他的父母还是挺好的,全程眼神都只在孩子身上。”

我也以为孩子生活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直到下班在走廊休息区看到那位父亲自然挽着另一个女人,我才发现原来刚刚的眼神不只是在担心孩子,也是在躲避。

孩子的父母出来后,还来没了解关于病情的事,就开始在外面责怪彼此。

孩子的父亲怪孩子的母亲拿到抚养权,每个月给他们抚养费,她还天天只顾自己的生活,把小孩丢给老人管;孩子的母亲怪孩子的父亲来看自己的孩子还带了另个女人来……各种喋喋不休,若不是护士阻止,吵闹的声音可能都要传到病房里。

直到消停了一会后,孩子的母亲才开始问孩子的情况,我们说高烧不严重,已经退差不多了。

其实,比起身体上的伤,心里的应该会更难受吧,看到他们这样,我忽然明白也许说出国,已经是给孩子最大的保护了。

孩子被哄睡着后,父母也没呆多久,孩子的父亲前脚刚走,孩子的母亲一接到电话,便急匆匆地赶走,临走时留下了一些水果和钱,嘱咐老人家有事再打电话。

老人家在她临走时,拉住了她:“你走了,一会他醒来又哭怎么办。我这身老骨头,不中用了啊。”

“妈,医生都说他恢复差不多了,差不多就行了。我现在不出去谈恋爱不出去赚钱,我下半辈子哪来的生活,他成年前哪来的钱?靠他爸说变就变的抚养费?”

老人家低头不语,女人抽走了手,拎起了包,出门前匆匆回头看了一眼。

孩子烧退了后,果然一醒来就问爸妈去哪了,不是说好今晚都在吗?

老奶奶熟练地摸着孩子的头,“等彬彬好了,我们就可以再见到爸爸妈妈了。”说着,抬头起来看了下我。

我马上点头附和,”对对对,很快就会见到。”

往后的几天里,我去查房还是会碰到这个孩子,他本该最多只是我手上其中一个普通病人而已,然而如今总是会不自觉地多注意一下他,偶尔有空,我还会和他聊几句,一次下班后去看他,我问他以后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孩子骄傲地说”等长大了,要像爸爸那样出国做科研。”

我回头看了看老奶奶,老奶奶眼神马上避开,又上前摸摸孩子的头,”那首先得赶紧恢复健康,才能当上科学家呀。”

老奶奶送我出病房后,偷偷和我说,因为担心离婚的事影响到小孩,所以小孩子至今以为爸妈不在家都是因为在国外。

我向老人家点点头,明白她其实也很不容易,毕竟花甲之年,还在忙里忙外,每次换药完,老人家都弯下老迈的腰向护士说谢谢。

孩子住院期间醒着的时候,经常喊她外婆上来一起睡。老人家虽然总是嘴里说着不累不累,但还是经常不自觉地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夕阳西下,又一天过去。

有人在亲人的掌心间闭上双眼,有人在朋友地陪伴下收拾行李,也有人在这熙熙攘攘的人世间始终守着另一个人。

孩子一天天逐渐恢复健康,老人家却一天天老去。

金色的阳光照在老人家白色的发丝上,仿佛老人家在用生命的余辉照亮孩子的未来,天一暗,那发亮的光又分明是孩子眼里的光。

我情不自禁想起孩子曾偷偷和我说的秘密:
“哥哥,你知道为什么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吗。”
“他们可能都去月球了吧。”

“傻瓜蛋,什么月球,他们离婚了啊,哈哈哈,你好傻啊。”
“啊?!”

“但这是秘密哦,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千万别跟我外婆说。外婆一直以为他们还在一起呢。
我怕外婆知道了会难过,都没敢说。
不过没关系,就算他们不在,我也会照顾外婆的。
我长大以后,要发明一个东西,让外婆长生不老,哈哈哈哈哈!”

文章来源:元宿

发表评论